武安市级非遗项目
西土山皮影戏(武安市级)
武安市级非遗项目     加入时间:2014/6/3 15:27:18   新闻来源:admin

 

西土山村位于武安市区北5公里处,隶属土山乡所辖,西土山村北依山岗,南邻河,邢都公路从西土山村通过。
皮影戏最早诞生在两千年前的西汉,又称羊皮戏,俗称人头戏,影子戏.发祥于中国陕西,成熟于唐宋时代的秦晋豫,极盛于清代的河北。西土山皮影戏社组建于清末民初时期,皮影社的前身是十多个村民自发组建的“小戏班”唱腔大梆子腔,地方称“小翻调”。演唱时演员不穿戏装,坐在几条长板凳上乐队伴奏就行。相传小戏班成立后近一、二年时间,那年恰好土山诚会,从山东临清县学德村来了位皮影戏艺人,还带着两个青年人,他们因家境贫寒在家无法度日,无耐带着皮影戏行装离家逃荒,漂泊到西土山村。进村后不久就与“小戏班”的几位负责人结成知己,他们同吃同住,互相交流经验,皮影大师为报答“小戏班”对他的恩德,便毫无保留的把皮影戏全套演技传授给戏班。白安太和郭入义二人,这使他们成为西土山皮影的第一代传承人,魏福庆为第二代传承人,白永厚、郭喜才等成为第三代传承人。
西土山皮影造型古朴,体制简练,雕绘结合,皮影顾名思义是采用皮草为材料制成的,出于坚固性和透明性的考虑,有以牛皮为佳,西土山皮影还在有的人物头部使用羊皮,使其表情更加丰富。
首先选皮,选好后刮干净,晾至净亮透明时即少制作,先将样稿轻画在牛皮上,然后用各种型号的工具或刻或凿,之后用透明水色着色,颜色一般不调和,主要使用红、黄、青、绿、黑等这种纯色的透明颜料,着色完毕后,“出水”即烫平,这是其中最关键也是最难的一关,出水后再晾干,装订后即可上台表演。正是由于这些特殊材质,使得皮影人物和道具,在后背照耀下投到布幕上显得瑰丽而晶莹剔透,具有独特美感。
皮影戏演出须搭制影台,选择搭舞台的地方很重要,都要在大街空阔地带,背靠阳光一面搭台,一般是先支起四周立柱,然后捆上横梁,在横梁上搭制木台板。在高台上用深颜色的篷布或其它不透光的材料围起一个小棚,顶上和四周围严,正前面对外开一演出用的白色透光影窗,也称“亮子”,其木框高70公分,宽150公分,幕布用白平纹布平整的扎在木框上,幕后点灯旧时是用油灯照明,后来发展为汽灯、电灯。
舞台正面窗内设一桌案,一般长为4米,宽为0.4米,用来放置“惊堂木”和准备出场的影人。台内两侧放置凳子,在亮子右后侧前后拉一道铁丝,挂放当场剧目所需的影人。皮影艺人须根据下一场剧目需要,预先挑选安插好所需要的影人,悬挂影人的顺序和位置有严格的讲究。孙悟空在最前面,不管戏中有没有他都得请出,后面依次的蟒、靠、男身、女身、小妖再后面才是各种动物等,不能随意调换。
西土山皮影社一般有12——13人组成,其大致分工是:主扦一人,位于亮子后边正位,操纵一个或两个影人表演,有时还兼唱,谋个角色的唱腔;帮扦一人,位于主扦左边,为主扦准备该上场的影人,操纵配角影人表演,有时兼某个角色的唱腔,主唱一个,位于两个掌扦之后偏左,演唱主角的唱腔,即和伴奏呼应,又和主扦配合,乐队按文左武右分坐两侧,文场乐器有板胡、二胡、横笛、闷等乐器,武场有鼓板、打锣、小锣、大镲、小镲、梆子等乐器,乐队除二胡和鼓板外其他人还兼某个角色的唱腔。
皮影操纵最重要的是皮影人物思想感情表现,因为皮影人物的脸谱属于程式化的,人物是表情全部是固定的,如要表现人物的喜怒哀乐,就需要操纵一人在操作过程中掌握动作分寸,而且要以情入戏。如武打场面的紧锣密鼓,影人枪来剑往,上下翻腾,热闹非常,而文场的音乐与口腔却又是音韵缭绕,优美动听或激昂或缠绵有喜有悲,声情并茂,动人心弦,这就需主扦的勤学苦练。
西土山皮影社现能演唱十多本戏,大多数剧本根据古书籍自己改编好,其中有西游记中的无底洞、盘丝洞、三打白骨精、白狐岭、大战黄袍怪、猪八戒偷西瓜、封神榜中的黄飞虎反五关、赵公明下山,大破五鬼阵还有包公说媒、姑嫂三劝等,以上剧目都无剧本,而是口传心授传下来,这就是瑰丽无限的西土山皮影戏。
西土山皮影属于冀南影戏一支嫡脉,较多地保持着我国皮影戏的早期面貌,它相比陕西皮影、唐山皮影,在造型、剧本、唱腔、演出形式等方面有着非常强烈的差异,更具有较高学术价值和文化内涵。
西土山皮影戏造型粗犷古朴、线条简练、雕绘结合,充分体现着古代中原影戏的造型特征、体现着我国皮影戏的早期特征。西土山皮影戏演唱没有文本,完全是口传心授,具有口语化、方言化的特征。

对于西土山皮影艺术的保护和研究是对我国皮影艺术历史、流传和现状的深入挖掘、整理和全面认识。对于宏扬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,抢救非物质文化遗产、促进中国当代民间文化的繁荣和发展,将有着重要的意义。西土山皮影戏有过辉煌的历史,但时至今日却陷入十分尴尬的生存境地,大多数皮影艺人年事已高无法演唱,中年艺人特别是年轻艺人很少,影戏箱也越来越少。并且戏社里会操耍皮影的多,而会演唱的人少,演出剧目由过去几十个减少到几个还有演出场次越来越少,演出范围越来越小。传统的皮影表演技艺难以得到传承,其唱腔、口传剧目、雕制方法等,几乎面临失传。